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凌精灵

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,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滋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N个心理型的诡异恐怖小故事,吓死你不偿命  

2010-05-16 14:10:01|  分类: 恐怖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N个心理型的诡异恐怖小故事,吓死你不偿命 - 紫凌精灵 - 紫凌精灵

[ 笼 子 ]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和朋友们打赌,
      要在传说中闹僵尸的某个小山村过一夜。
      一年前,
      这个平静的小山村忽然闹起了僵尸,
      据说是在山村附近出了车祸的异乡人,由于怨念未消,四处祸害活人,
      半年功夫,小山村本就不多的居民逃得干干净净,
      这个地方也成了著名的鬼村。
      他不信鬼神,更不信僵尸,
      但他也做了些准备,
      用拇指粗细的钢筋做了一个笼子,笼子的栅栏之间只留下半寸宽的缝隙,
      他就坐在笼子中央,
      戴着一副红外夜视仪,端着一支双筒猎枪,
      就算僵尸真的来了,也钻不过铁笼,只能吃他的枪子。
      朋友们纷纷离去,他喝了点酒,有点昏昏欲睡。
      阴风惨惨,他惊醒了,
      僵尸就在笼外,
      他先是微笑,然后突然愣了一下,
      随后就拨打了生命中最后一个电话:
      “你大爷的,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,这个僵尸生前是被压扁了的?”

[ 讨 厌 的 狗 ]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恨死那条狗了。
      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狗,又高又瘦,叫声大得吓死人,还有一双恶狠狠的红眼睛。
      小区里那么多人,这条破狗见到其他人都是摇尾乞怜,温顺驯服,大家都很喜欢它,
      唯独见到他时就会露出凶残的本性,
      追着他咆哮、撕咬,
      一直到他飞速逃进楼道里为止。
      每次他躲在楼道门后面,听着高亢的狗叫声,心脏跳得象奔跑的野马的时候,
      都想亲手宰了那条狗。
      他终于下手了,用一支朋友的气枪,装上浸过毒鼠强的子弹,轻松结束了野狗那卑贱的生命。
      今天晚上回到小区时,他昂首挺胸,闲庭信步。
      不会再有野狗的叫声追在后面了。
      回到家中洗脸时,他在镜子里看到了背后那个人,
      脸白得象纸,舌头伸出老长,
      那个人在镜子里冲他笑了:“谢谢你帮我做掉那条狗,它的叫声弄得我心神不宁,每次都找不到你家的门。”

[ 台 灯 ]     
      她走进客厅,望了一眼正在看书的老公,
      仿佛全身血液都凝固了,
      新买的立式台灯下,
      一具人体骷髅坐在沙发上,正津津有味地阅读自己大腿骨上的书。
      她尖叫起来,
      骷髅从沙发上站起来,问她怎么了,
      一离开台灯灯光的范围,
      骷髅就变回了老公。
      她也坐在了沙发上,让台灯灯光照着自己,
      她看到了自己的肋骨,
      然后发现原来老公也是会尖叫的。
      他们换了个灯泡,结果依然,
      这见鬼的立式台灯,能产生透视的效果,
      连家里的小猫跳到灯光范围内,也变成了骨猫。
      他们的尖叫声引来了隔壁的邻居,
      听了他们的解释,忍不住也坐上了沙发,让台灯照一照。
      又是一具骷髅。
      邻居啧啧称奇的走了。
      她的脸犹如白纸,老公试着安慰她:“没有关系的,明天我们去换一台。”
      她一把抓住老公的手:“你有没有注意到,刚才邻居坐上去的时候, 他的心脏部位,插着一把匕首?”

[ 变 翼 ]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的肩膀痛了很久了。
      痛到不得不放下繁忙的生意,到一个名医那里求诊。
      “双侧肩胛骨骨癌,晚期,还有半个月时间了。”医生冷静地下了判断。
      他震惊了,
      “我才二十三啊!”
      医生同情地望着他:“手术没有什么意义了,回去享受你最后的人生吧!”
      一个月后,他再次来到医院。
      虽然面色带着迷茫,但是看起来不象是要死的人。
      他对惊讶的医生说:“上次回家之后,我就待在家中等死,没想到过了一个月,
      我还是活着,而且,我长出了这个。”
      脱下上衣,一对翅膀从他的肩膀后伸展开来。
      光洁、闪亮,这是一对天使的翅膀。
      医生吞了吞口水:“你有没有对别人说过这件事?”
      “没有。”
      “哦,那很好。” 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,忽然给他打了一针。
      他惊奇地晕倒了。
      医生将他拖进手术间,掏出了手术刀:
      “我已经诊断你患有骨癌了,就算你变成了天使,也必须患骨癌而死。”
      医生开始切割他的翅膀,血,飞溅到医生秀气的脸上。
      “天使也好,恶魔也好,我的诊断,是不能错的。”

[ 第 七 个 夜 ]    
      她很自豪。
      她和那支鬼,已经缠斗了七日六夜了。
      那是她的丈夫,一个毫无情趣的天文学家,二两砒霜就被她解决了。
      没有想到的是,
      他居然阴魂不散,要找自己算账。
      幸有高人指点,在家中摆设了符咒,涂黑了窗户,死鬼进不了家。
      只要熬过七日七夜,就能彻底摆脱这个死鬼。
      今晚,是最后一夜,
      当时钟指向八时,太阳出山,死鬼就不得不去该去的地方了。
      那时她就可以结束蜗居家中的日子,
      出去享受阳光!
      七点五十了,她听见死鬼在屋外哀嚎,
      七点五十九了,哀嚎变得小声多了。
      八点了,她松了一口气,打开了涂着黑漆,紧闭七天的窗户。
      “有本事来杀我啊!”她向窗外喊着!
      她呆住了,窗外还是一片漆黑,没有阳光。
      有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脖颈,冰凉。
      “亲爱的,今天日食,夜晚,还没结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N个心理型的恐怖小故事,别吓到喔! - 紫凌精灵 - 紫凌精灵

[ 叶 卜 ]     
      校园的林荫道上,今天难得的安静,
      一个女生慢慢地走过,
      顺手捡起了一支槐树的叶子,
      她漫不经心地一片片扯落那些小小的叶片,
      低声轻吟:“他爱我,他不爱我,他爱我,他不爱我……”
      随着叶片片片落地,她的脸慢慢粉红。
      女生背后不远处,
      一个男生远远注视着她,看起来心事颇重。
      他摘下了一支槐树叶,神经质地撕扯着叶片,
      低声说着:“向她表白,不向她表白,向她表白,不向她表白……”
      随着叶片片片落地,他的神情变得越来越激动。
      男生走过不久,
      一阵风吹落了一支槐树叶,
      叶片在风中一片片凋零,
      一个声音,随着叶片在风中飘舞:
      “吃他们,不吃他们,吃他们,不吃他们……”
      最后一片叶子,落地了。

[ 数 码 相 框 ]     
      这个红色的数码相框,
      是在刚才的商场抽奖获得的礼品,
      她兴致勃勃地,
      装上了大量的照片,
      逐一欣赏,
      直到相框发出容量被占满的警告,她才罢手,
      顺便删掉了一幅朋友的高清写真照。
      第二天,
      她得知,那个朋友死去了。
      她的心不知道为什么跳得很快。
      回到家,她有意无意地,
      从相框删除了一个在公司里和她关系紧张的同事的照片。
      那位同事在上班的路上,遭遇车祸身亡了。
      她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。
      兴奋,加上恐惧,她忍不住给一位闺蜜打了电话。
      放下电话,她就后悔了,
      如果这种事情被宣扬出去,她就毁了。
      “真是对不起啊!虽然是好朋友,但是这种秘密终归不能分享呢!”
      她小声说着,准备删掉闺蜜的照片,
      忽然间,她听见“咔嚓”一声,就像那种相框删除照片时的提示音,
      然后她就死了。
      同一个城市里,她的闺蜜正在摆弄着另一个红色的相框,
      喃喃自语:“真是对不起啊!有些东西,
      真的是好朋友也不可以分享呢!”

[ 心 想 事 成 ]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是个倒霉的家伙,
      总是走霉运,属于喝凉水都塞牙缝的那种人,
      他每天都向上苍祈祷,
      希望自己的运气能变好一些。
      这一天,他正在公司里加班,弥补上班时造成的纰漏,
      突然听的有人对他说话:“你的愿望即将实现,从现在开始,你将心想事成。”
      他四处看了看,确定不是同事和自己开玩笑,
      然后他看着电脑上未完成的文档,
      苦笑了一下:“只要这个策划案能立刻完成,我就很高兴了。”
      一份漂亮完善的策划案,打印完毕,配上了精美的封面,瞬间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。
      他彻底相信了,
      急不可耐地打开了一个彩票网站,
      头等奖那几个号码,不可思议地和他手中的彩票保持了一致。
      他冲向电梯,
      他要去彩票中心见证奇迹的时刻。
      电梯里没有人,可是走的特别的慢。
      他有点着急了:“快点到底,快点到底楼!”
      电梯瞬间从50楼到了底楼,
      门打开了,心想事成的人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。

[ 排 斥 ]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总是无法融入公司里。
      这个小小的公司,上至经理,下至清洁工,
      人际关系好像都很融洽,
      大家都能打成一片。
      只有他,虽然已经来到公司五年来,却还是像一个外人,
      人人都对他很客气,也都和他保持着距离,
      他总有被排斥的感觉。
      象这一次,
      整个公司都出去郊游,唯独忘了通知他。
      他愤愤不平的在家里看电视时,
      却在新闻上看到公司包的大巴翻下山崖,所有人全部殉难的消息。
      他去给同事们扫墓,一边上香,一边难过,
      “你们还是这么排斥我,连去死都不肯拉上我!”
      忽然听到有很多人在喊他的名字,
      抬头看时,公司的同仁们满身鲜血满面微笑的冲他招手,
      他被生生吓死了。
      由于这片墓地已满,他被葬在了另一处山头,
      每晚,他都能听见同事们谈笑风生,却无法加入其中。
      有的人,是注定要被排斥的,无论生死。

[ 做 菜 ]     
      下了班,她急急忙忙地往家赶。
      今天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,
      说好了她要给他做一桌菜。
      做菜是她最大的爱好,
      虽然她的手艺有点可怕,
      他总是捏着鼻子塞个两口就再也不肯吃了。
      不过,今天是特殊的一天,
      她有把握他不会不给面子的。
      蒜泥白肉、芹菜炒肉丝、水煮鱼……
      都是些简简单单的菜,倒也琳琅满目的摆了一桌子,
      她看着这些菜,满意地笑了,
      “要抓住男人的心,就要先抓住他的胃。”
      这是母亲的教导,她一直记在心里的。
      从卧室里推出了丈夫,他的脸上稍微有点不高兴,
      她温柔地剥开他嘴上的透明胶带,灌了满满一勺排骨藕节汤下去,
      他在轮椅上拼命挣扎着,可能汤有点太烫了,
      但是她用毛巾堵住了他的口鼻,
      于是他也只有流出眼泪的本事了。
      她温柔地喂他自己亲手做的菜,而他在那里感动的流泪,
      这真是她梦想中的情景!
      母亲的话,果然一点都没有错呢,她愉快地回忆着。
      “妈妈,要是我抓不住他的胃呢?”
      “那就打断他的腿,捆住他的胳膊,药哑了他的嗓子,再去抓住他的胃。”
      母亲抚摸着还是小女孩的她,在父亲的灵位前温柔地说

[洗 碗 ]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你去洗!”
      “不!该你了!上次就是我洗的!”
      “我上周洗过了,这周该你洗!”
      “错了,错了,星期一三五七该你洗的,二四六才是我洗!”
      他和她都坐在沙发上,看着电视,
      唇枪舌剑地辩论着,
      真诚地希望着对方会因为惭愧而跑去洗碗。
      这是这对小夫妻,每天晚上都会上演的保留节目,
      吃完饭,他们总要为谁去洗碗而吵上一两个小时,
      结果往往是谁也不去洗,碗在水槽里越堆越高。
      这次也是这样,碗,谁也没有去洗。
      第二天早上,她去上班的时候,
      却发现所有的锅碗瓢盆,都已经洗好,放在该放的地方了。
      她有点感动:“他还是爱我的。”
      他今天休息,起床时看见所有的碗都洗好了,
      免不了有点愧疚:“她上班前居然把所有的碗都洗好了,真是辛苦了。”
      晚上,他主动去买了菜,而她早早回家来做饭,
      然后,他们一起去洗碗。
      两双手在水里碰触着,纠缠着,
      他和她都感觉十分的温暖。
      忽然,有人轻轻敲了敲窗户,
      窗外是一位面目慈祥的大妈:“小两口这样多好啊!就不用我再来替你们洗碗了!”
      大妈走后,他俩愣了很久,
      她问他:“咱们住的是三十一楼,是吧?”
      他张着嘴,点了点头。

[ 不 准 加 班 ]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本公司有个严格的规定,绝对不准加班!”
      经理严肃地对她说着,
      作为一个新人,她只有连连点头的份。
      经理指着办公室墙那一排十三张黑色照片,
      “这十三位前辈,都是在公司草创期间,因为加班过多,死在岗位上的,
      公司为此定下了不许加班的死规定,并将他们的照片放在这里,表示尊敬。”
      他向着那些照片,深深鞠了一躬,
      她也只好有样学样。
      于是到公司的第一天,她就在墙上十三位前辈的注视下度过了,
      可能是这种注视过于热切的缘故,
      她回到家才发现自己把家门钥匙丢在公司了。
      回到公司,夜色已深,
      办公室里居然还有人,是经理,
      他正对着那些照片念念有词,
      片刻之后,照片上的人竟缓缓飘了下来,
      他们一个个走到办公桌前坐下,
      苍白的脸在显示器的荧光照射下,显出极端的疲倦和厌恶,
      然而他们的手却在键盘上飞舞着。
      经理在他们中巡视着,狡猾地笑着,
      “生是公司的人,死是公司的死人,死了好啊,死了不用领工资,该上的班还是要给我上!”
      她看得两脚发软,正要逃走时,
      眼前多了一个人,那张脸好像在墙上见过,
      “小姑娘,你来公司加班啊?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本公司有个严格的规定,绝对不准加班!”
      经理对又一个新人严肃地说着,
      背后的墙上,挂着十四张黑白照片。

 

[ 恋 ]      
      她常常很疑惑,
      他为什么会爱上她。
      她长得不美,体型微胖,有点笨拙,甚至不会做菜,
      而他俊逸脱俗,多才多艺,风度翩翩,炒得一手好菜。
      每次她这样问他时,
      他总是托起她的下巴,用那双星一般的眼睛长久地凝视着她,
      “我爱的是你的心,那颗象水晶一样通透的心。”
      她每次都眩晕在他的目光中。
      最近他有点奇怪,
      每次都回来很晚,
      说是在加班,身上却带着酒味,
      她甚至从他的衣服上发现了几缕长发。
      她开始跟踪他,
      终于,捉奸在床,
      那是一个极端艳丽的女人。
      他毫不慌张,依旧托着她的下巴,看着她,
      “相信我,相比她那幅美丽的皮囊,我更爱你水晶般的心。”
      他的眼仍然如星一般,
      她却不再相信他的任何一个字,此刻她只想离开。
      他从她的眼中读出了一切,表情出奇的坚毅,
      “我这就证明给你看,我爱的是你的心。”
      猛地回身,用手插进那女人的胸膛,掏出一颗心来,捏的爆碎,
      她愣住了,这个男人竟用这么极端的手段,来证明他的爱。
      他给了她一个拥抱,
      从后背把手插进了她的胸腔,
      他小心翼翼地取走了她的心,塞进了那女人的身体里,
      充满歉意地小声补充着,
      “还有她的皮囊。”

[ 挑 衣 服 ]     
      她正在商场女装部里逛着,挑选着那些漂亮的衣服。
      “嗨!你这件衣服挺漂亮的。”
      循声望去,说话的是个英俊的男子,
      嘴角还挂着轻佻的微笑,
      她的脸没来由的红了一下,
      “谢谢!”她轻声说着。
      他还在看着她,眼神专注而专业,
      “真的很漂亮,色彩、质地、样式都是上上之选。”
      说是在夸衣服,
      他的目光总是瞄着她的脖颈、手腕和耳朵,这些肌肤裸露的地方,
      她甚至能感觉到,他目光里蕴含的热度。
      这是最近流行的新搭讪方式吗?
      如果是这样一个男子的话,她倒是不介意。
      正在胡思乱想,
      他忽然说道,
      “这件衣服,可以借给我女朋友试试吗?”
      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
      傻傻地盯着对方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      “那么你是同意了?”
      男子爽朗地笑了,轻轻地一挥手,她立刻昏了过去。
      商场某个幽暗的楼梯间里,有个幽怨的女声传来,
      “这件衣服我不喜欢啦!丑死了!”
      男子无奈地回答着,
      “那么我再去给你挑一件?”
      “好吧,这次我要一起去!”
      男子不无遗憾地将她的皮,扔在她鲜血淋漓的尸体上,
      和自己那个挑剔的女友,一起去逛商场,准备重新挑一件“衣服”。
      据说他们现在还在那里逛着,挑着。

[ 离 魂 ] 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我看见嫂子了,在商场里逛街呢!”
      朋友的电话,打断了他在网络世界里的征战,
      他往外看了一眼,妻子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
      “瞎说什么呢,我老婆在家。”
      “真的,刚才迎面撞见的,还和我说话来着。”
      他放下电话,
      又看了一眼客厅,
      妻子还是刚才的姿势,
      坐在沙发上,看着电视,
      他走过去,轻轻拍拍妻子,
      她一动不动,僵硬地坐着,瞳孔里毫无生命的气息。
      他连忙摇着妻子,不断呼唤她的名字,
      她忽然眨了眨眼,疑惑地问,
      “我不是在逛商场吗?怎么又回家了?”
      他感到一丝后怕,一丝愧疚,
      结婚一年了,
      每天晚上,他都在书房的电脑前玩网络游戏,
      妻子则在客厅看那些无聊的电视,
      有时整晚都不说话,更别说一起出去逛街休闲了,
      怪不得妻子身体坐在沙发上,灵魂却跑去逛街了。
      “走吧,咱们去逛街,去看看夜景!”
      妻子一下子蹦了起来,
      “真的啊!太好了!”
      妻子试了一件又一件衣服,
      他呆呆地坐在商场的椅子上,心里忽然想起了刚才网游里那一场激战,
      可怖的怪物,英勇的队友,华丽的技能,极品的装备……
      “哎,这件好看吗?”
      妻子笑眯眯地问着,
      他一动不动,僵硬地坐着,瞳孔里毫无生命的气息。

[ 看 电 影 ]     
     周德东来到电影院,正要买票,身后有人碰了他一下:"先生,你可以请我看一场电影吗?"
     周德东一面对女人就变得弱智,他笑了笑说:"没问题."
     然后,他买了俩张票,带着那个女孩走进了电影院.
     检票员接过他的电影票,打量了他一下:"俩张?"
     周德东说:"有什么问题吗?"
     检票员说:"你买几张都行.请进吧."
     ......
     第三天,周德东的女朋友出差回来了,她约周德东一起去看电影.
     女朋友:"你看了吗?"
     周德东:"看过了."
     女朋友:"你怎么不等我回来一起看!"
     周德东:"那天我只看了三分之一.前面是彩色电影,后面就变成了黑白电影."
     女朋友买了票,在电影院等周德东.周德东到了之后,她挽起他的胳膊,俩个人一起走进了电影院.
     检票员接过她的电影票,打量了她一下:"俩张?"
     女朋友说:"有什么问题吗?"
     检票员说:"你买几张都行.请进吧."

[ 针 线 ]     
     菜市口是清代杀人的法场.
     每年秋后朝审完毕,一行犯人被押出宣武门,过断头桥,送往菜市口的法场,就不可能活着回来了.
     犯人在菜市口跪成一排,刽子手由东向西手起刀落,砍下一颗颗脑袋.脑袋掉了,惊慌地滚出老远.(刽子手用的鬼头刀,凌迟分尸刀,现在还保存于历史博物馆).
     菜市口附近有一家裁缝铺子,掌柜的五十多岁,一个人生活.这天晚上,天刚黑下来,掌柜的就听见外面乱哄哄的,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.那年头闹乱党,他不敢出去,赶紧把灯吹了,缩进了被窝里听动静.外面闹腾了一阵子,很快又消停了.
     半夜的时候,掌柜的醒过来,隐约看见屋里有个人影在走动.他以为来贼了,紧紧盯着这个黑影,一动不敢动.这个贼摸索了一会儿,终于离开了,出去的时候,还懂事地把门轻轻关上了.
     过了好半天,掌柜的才爬起来,他点上油灯四下看了看,想知道丢了什么东西.奇怪的是,钱一文不少,只是针线笸箩不见了.
     第二天天刚亮,邻居就跑来了,喊他去菜市口看热闹.邻居说,昨天晚上有个乱党在菜市口被斩首了,不知为什么,尸体没有被运走,还在黄土上扔着.
     掌柜的胆子小,不愿意去,邻居生拉硬拽,他只好跟他一起去了.来到法场,他远远看见了那个乱党的尸体,这个人被斩首之后,尸首却没有分开.他朝前凑了凑,一下就傻了:他认识尸体上的衣服,半个月前,这个乱党被官兵追捕,黑灯瞎火躲进了他家的裁缝铺.他不敢惹麻烦,想来想去,偷偷溜出去报了官......
     尸体的脖子上有一串粗粗的线痕,吧脑袋和身体缝在了一起,嘴里还含着一截咬断的线头.尸体旁边,扔着他家丢失的那只针线笸箩!
     回到家,掌柜的就发起了高烧,邻居为他请来了大夫医治,却始终不见好转.几天后,邻居发现他死在了裁缝铺里,俩片嘴唇被针线缝得严严实实.他的旁边,放着那只针线笸箩.

[ 两 辈 子 的 遗 憾 ]     
     记者到山区采访,在村头遇到一个老头.就问:'大爷,您觉得最遗憾的事是什么?"
     老头想了想,说:"大儿子出去上学,我给他汇300块钱,可是却汇丢了......"
     记者又问:"还有没有遗憾的事呢?"
     老头又想了想,说:"大儿子毕业之后,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.前几天,他终于想起我了,给我汇了大笔钱.我拿着簸箕和扫帚到十字路口收钱,可是那天风大,把他汇的钱都刮跑了......"

[ 监 视 ]     
     张总有个情人,他在郊区给她买了一套房子,当金丝雀一样养着.     
     平时,张总在公司太忙,每周只跟这个情人幽会一次.不过,他有约法:坚决不允许她背叛自己偷情.为此,张总在房间里偷偷安装了一个摄像头,用来监视她的私生活.     
     这天,张总又忙到很晚,他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,打开电脑接通画面,想窥探一下情人在做什么---空荡荡的房子里,只有她一个人,正在化妆.这么晚了化妆干什么?张总一下警觉起来.过了很长时间,她终于打扮好了,这时候有人敲门,她立即走过去把门打开了......     
     张总的心一下揪起来---毫无疑问,另一个男人来跟她幽会了.他正要发作,眼睛却瞪大了:进门的竟是他自己!外面好象下雨了,他的肩头是湿的.     
     她笑着说:"冷吧?我给你煮碗姜汤去......"     
     他迫不及待地抱住她,把她摔倒在客厅的沙发上,疯狂地亲吻......     
     突然,画面中他停止了动作,接着就重重摔倒在地板上,心口插着一把刀子,汩汩流着血......     
     张总彻底傻了.     
     第二天,张总请几个生意场的朋友去夜店,在他们的怂恿下,吃了两粒XX丸.散场时,他感到身体就像一片羽毛,轻飘飘地驾车去了郊区跟她幽会,     
     他把车停好,钻出车门,发现下雨了,于是一路小跑进了楼门。     
     敲门.     
     门开了,她笑吟吟地说:"冷吧?我给你煮碗姜汤去......"

[ 对 话 ]      
     男:你早就该搬到我这里来!
     女:你的房子......太小了,而且是石头的,冷.
     男:嘿嘿,我抱着你就不冷了.
     女:可是,我的父母还不知道我们的事......
     男:他们在另一个世界,管不着你.现在,凡事你都要学会自己做主!
     女:你不会......抛弃我吧?
     男:我们都生活在一起了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想分也分不开啊.
     女:那就好.唉,你是怎么看上我的?
     男;我刚来的时候,路过你的木头房子,在门上看到你的照片,一下就被你吸引了.
     女:其实,那照片不是我的......
     男:啊?
     女:都怪工作人员太粗心,他们给弄错了.我不叫李嘉我叫张丽.
     男:哪,哪个张丽?
     女:就是被你掐死的那个啊!
     男:你......
     女:嘻嘻,没想到不到三个月法律就为我申了冤!现在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看你往哪里跑?
     以上是午夜时分一个石雕骨灰盒里传出的对话.不远处的一个木头骨灰盒空着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N个心理型的恐怖小故事,别吓到喔! - 紫凌精灵 - 紫凌精灵

[天 眼 ]
       一个中年女子在家里被人活活掐死.
     警方在被害人的脖子上提取了罪犯指纹.经对比,该指纹是姜汰的.此人十三年前因强奸罪被捕入狱,三年之后刑满释放.
     很快,警方找到了姜汰.没想到,姜汰的双臂不见了,正在大街上乞讨.有人作证,姜汰出狱之后,进入一家工厂做工,双臂不幸被机器吞掉,成了残疾人.也就是说,十年前,他的两条胳膊已经不在了.
     听说这个中年女子死了,满脸尘土的姜汰叹了口气:"虽然十三年前她诬陷了我,老天这样惩罚她......还是太重了."

 

[ 宰 人 ]    
     周德东来到一个景点游玩.
     中午的时候,他的肚子饿了,想吃点东西,却担心景点的饭馆宰人,正巧看到有个老头坐在路边晒太阳,他赶紧凑过去,问:"大爷,这里的饭馆哪家好啊?"
     老头朝对面那排饭馆看了看,说:"你去中间那家吧,只有他家不宰人."
     周德东道了谢,却没有直接走进去,兜了几个圈子之后躲在一棵树后观察.过了一会儿,他发现那个老头站起身,拎着小凳子,走进了中间那家饭馆.
     原来,那是他家开的!周德东暗暗庆幸自己没有上当,然后选了一家看起来很干净的饭馆,走了进去.
     这家饭馆的价钱不贵,味道也不错.他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一笼肉包子,刚要起身离开,却感到头重脚轻,一下摔倒在地......
     他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了厨房里,一个脏兮兮的厨师拿刀对准他的心窝,嘿嘿的笑着说:"明天的包子有馅了!"

[ 公 交 车 上 ]     
     公交车上.
     司机头上有一个电视,电视有个小孩正在津津有味地喝豆奶.画面鲜艳极了.
     我闲闲地看着这个广告短片.
     售票员过来了,我掏钱买票.突然,我的目光停在了一个侧座上,那里坐着一个小孩,也在津津有味地喝豆奶,这个小孩和电视上那个小孩的长相,表情,举动一模一样,就像在直播!
     我倒吸一口冷气.
     很快我就释然了:那不是电视,而是公交车的监控录象.屏幕中呈现的正是车厢内的实况.
     刚刚松了一口气,我的心又一空:侧座上的小孩穿的是一件红衣服,电视上的小孩穿的是一件绿衣服.
     电视上的小孩喝完豆奶,抹抹嘴,对着观众笑了.侧座上的小孩喝完豆奶,抹抹嘴,对着我笑了.....

[ 赶 尸 ]    
      快要黎明的时候,
      终于到了那个村子,
      他收起了地图,
      看了一眼身边这个脚步僵硬,一路无言的伙伴,
      只要把“他”交给家人,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。
      他觉得一阵轻松。
      驱赶尸体走了六百多里路,毕竟不是件愉快的事情啊!
      他习惯性地擦擦额头,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流汗,
      自从开始赶尸,身体好像健壮了很多,没有过去那么虚弱了。
      看看四周,
      他觉得有点不大对劲,
      为什么附近的景色,总觉得在哪里见过?
      他警觉地看看“伙伴”,传说中赶尸人会遇上一些成精作怪的尸体,不会让自己赶上了吧?
      “伙伴”并没有异样,只是额头有水流下来,
      那大约是尸水吧?
      看来得尽快把“伙伴”交出去了。
      村里走出了几个人,身影有点熟悉,
      随着他们越走越近,
      他甚至认出了几张亲切又悲伤的脸,
      “爹!娘!你们怎么来了?”
      他想喊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,
      他想迈步,却僵直地摔倒在地上。
      “伙伴”走向了他的家人,低声说了几句话,带着报酬离开了。
      “还是这个办法好,让这些家伙自以为是赶尸人,
      他们跑的就快多了,不需要我们整夜拿鞭子抽他们才肯动弹了。”
      “伙伴”一边走,一边愉快地想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